首页 >> 非遗美文荟萃 >>历史类 >> 寻 访—铜雕匠人陈顺兴
详细内容

寻 访—铜雕匠人陈顺兴

铜扳叮当响  笑脸永留世

QQ截图20170208181912.png

杭州人陈顺兴,做了大半辈子铜雕,专做肖像。在马市街小营公园19号,经营着一家铜雕店。小店坐落在公园深处,没有招牌,也没有介绍,唯一的标识,是银色信箱上用油性笔写的“雕刻”二字。但是,深藏小巷深处的铜雕店,名声早已在外。很多台湾、香港的客人都专门找他来做铜像。

陈顺兴师傅今年已有67岁的高龄,自幼出生于银匠世家的他,16岁便开始自学铜雕技艺,一敲一打就是50年,从未间断创作。其作品大多以人物肖像为主,涵盖历史、体育、影视等各界明星,其中不少都曾获得全国性大奖。他创作的《毛泽东铜像》被浙江省革命烈士纪念馆收藏,《齐白石铜像》、《十大元帅铜像》、《孔子》、《当代伟人》等作品屡屡获奖。小营街道正在采取各种措施,加强对这一金属锻打技艺的保护。

2015年,金属锻打技艺被上城区人民政府公布为第五批上城区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QQ截图20170208181922.png

陈顺兴把自己的手艺,称作“老榔头的艺术”。

摊开双手,拿榔头的右手,大拇指关节变形的厉害,手掌也特别厚实。他说,铜雕都是敲出来的,右手拿一把榔头,左手拿一个凿子,榔头跟着凿子走,刚开始做的时候,一不小心,“啪嗒”一下敲在左手食指上,都是家常便饭,有时敲得重,痛到眼泪水都不自觉流出来。

在铜板上画轮廓的时候,手法得变形着画,因为铜敲下去的时候,会拉伸,就像哈哈镜一般,要多次计算和测试,才能画得准。

通过烧红、画轮廓、敲打,再重复两次烧红、敲打,裁剪翻边、化学处理这几个工序,才能出一件成品。其中光化学处理这一道工序,陈顺兴问了很多工厂师傅,去书店查了很多化学书,刚开始总也得不到想要的效果。

20多年前,第四套人民币出来时,陈顺兴做了100元人民币上四个领导人的铜像,但没办法化学处理出深浅古铜搭配的色调,使铜像有一种衬托感。他从网上找好教授,带上铜像去到浙江工业大学求教。当时教授蹦出的都是英文专业词汇,陈顺兴不懂,索性就让教授示范了一遍。学来以后,再慢慢自己摸索,如何用药水调配出深古铜色、中古铜色、浅古铜色。

QQ截图20170208181931.png

 陈顺兴说,铜雕创作中最难的是肖像,而肖像雕刻中,最难的则是头发的处理。薄薄的铜板要进行反复的拉伸,稍不留神就会把铜板敲破,一旦敲破就意味着铜像报废。50年如一日的敲打雕琢,让他渐渐地练就了与铜板对话的能力。为了做头发做得跟真的一样,我理发店每天晚上就坐在那里,去看他们理发。刚开始最难的地方就是一敲就破,容易敲破。后来时间长了,它破,铜皮会告诉你,嗒嗒敲,敲薄了,跟原来的声音完全两样。它会告诉你,老陈,差不多了。

 陈顺兴说,完成一幅铜雕肖像作品少则要两周,多则需数月。客人前来定制,一般按照肖像制作的难易程度来收费。遇到特别喜欢铜雕,但却没有能力支付费用的的人,陈师傅也会免费为其制作。有个老大爷,每天到我这里看,他说我想做铜像,没钱。他是低保户,每个月10块钱,你给我做,做不做。我说我做,钱我不要,你照片拿来你拿去,他就很高兴。

一辈子干一件自己喜欢的事,是怎样的一种感受?他调皮地把手放在嘴边,老顽童似地做了一个飞吻的手势:“如果有一天说再见了,我毫无怨言。”

“我可以做到什么时候?只要榔头拿得动,我不会停下来。”陈顺兴这样打算,等自己干不动了,会将手艺传给两个儿子。陈顺兴之前也收过不少徒弟,有杭州、绍兴、金华的,还有山西一位80多岁的老伯,学的都是雕刻,然而遗憾的是,现在没一个人在做。至于铜雕的手艺,他还没有收过徒弟。

QQ截图20170208181940.png

      谈起今后的梦想,陈顺兴说希望用五年的时间,来完成一幅长达25米的《清明上河图》铜浮雕,但由于工作室的空间有限,一直都未能实现。他希望用自己一辈子的手艺,创作出让历史铭记的铜雕作品。清明上河图其中有一座桥,桥上面大概有180多个人,买鱼的,剥谷子的,磨剪刀的,挑担子的,有炉子的。小房子里有烧菜的,有客人,什么人都有,我仔细地都看过了,仔细的算算大概有180多个人,人一个个都要做。现在我从网上看了,整张的用铜浮雕做的《清明上河图》没有,我想在有生之年给它做一张。“花上三、四年的时间,一定要把它做出来。”他踌躇着说道。

文化遗产网页底.jpg



点击进入世界文化遗产网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