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内容

金文

标题:
金文
级别:
国家级
批次:
第一批
类别:
传统技艺
区域:
-
简介

金文是非物质文化遗产南京云锦木机妆花手工织造技艺代表性传承人。金文从事云锦创作及古代丝织工艺研究三十余年,他全面掌握云锦各道工艺工序,并对云锦艺术做了系统的总结。主持及参与十多项国家、省、市级科研项目。他的作品多次荣获国家、省、市工艺美术大奖。因在抢救云锦文化遗产工作中的卓越贡献,荣获南京市“八五”科技先进个人奖状、奖章以及第六届(2005、2006、2007年)文学艺术类南京市政府奖金奖。


南京云锦是我国四大名锦之一,在历史上,云锦曾是皇家御用之物,可以说,南京云锦机妆花手工织造技艺代表着我国织锦技艺的最高水平。南京云锦曾面临绝迹的尴尬局面,正是云锦艺人对云锦技艺的坚守,才使得云锦拨开云雾见明月,重现回到大众的视野,不仅使人们惊叹其华美富贵之姿,使人们了解到我国传统织锦技艺的博大精深,云锦也与现代时尚相配合,一步步走向世界。而为这做出巨大贡献的云锦艺人,其中一位就是我国的工艺美术大师、凭借复制云锦多次获奖的金文大师。


在上世纪70年代,金文就与云锦结下了深厚的渊源。当时云锦日渐凋零,喜欢绘画的金文高中毕业后就成为了云锦研究所的一名学徒。云锦技艺复杂,基本技艺需要几个月的时间就能掌握,但是要学精学细,则需要特别用心和认真。金文无疑是个聪明人,不仅因为他学习认真,担任了学员组长,而且还利用学生时代的绘画功底把师傅们的织制手法用线描勾勒出来,这些线描手稿使金文受用一生——在他的专著《南京云锦》以及参与撰写的《中国科学技术史·纺织卷》中,均使用了大量他积存下来的线描手稿。


金文还曾仿制过北京定陵出土文物明万历皇帝朱翊钧的“织金孔雀羽妆花纱龙袍”和长沙马王堆出土的文物“素纱单衣”。这两件文物出土后均迅速炭化,难以呈现原来的风貌,仿制这两件文物的重任落在了南京云锦研究所,落在了金文的肩上。接到仿制龙袍的任务是1978年冬天,那年金文才27岁。


用真金丝线和孔雀羽毛交织的纹样图案织锦技艺早在明代后期就已失传,更为困难的是,就连妆花木楼织机也无处可寻。要仿制龙袍,必须先研制织机。在老艺人的启发下,金文终于拼装成一台小提花楼织机,虽然它不能织成整幅的妆花纱,但毕竟让他看到了希望。又经过一年艰苦努力,大花楼木质提花机终于研制出来并试织成功。


织制龙袍与今天的服装裁剪不同,今天的服装是按照一定的尺寸把不同部位裁剪出来而后缝制成型,而龙袍织制却是大型“织成”,即按照领、袖、衣襟、前后正身、膝栏等部件进行整体的图纹设计,并一次织制成型,缝接时要求金彩、花纹衔接得严丝合缝,浑然天成。1983年10月,龙袍织制成功。


马王堆一号汉墓出土的“素纱单衣”,身长128厘米,袖通长190厘米,连同用几何纹锦镶成的领缘袖口在内,总重量仅49克。纱的经丝、纬丝纤细,经纬线孔眼均匀清晰,古诗形容为“轻纱薄如空”,充分体现了西汉时期丝织工艺的高超水平。要仿制这样一件单衣,首先要解决的是蚕丝问题。而蚕吐丝是天然生成,无法人为分拆,如用现代的蚕丝织制,肯定超重。金文尝试着培养体量小的蚕,吐出的丝不仅细,而且要韧性强。春夏秋冬十三载,金文终于培养出理想中的蚕,得到了合乎标准的蚕丝,最终完成了“素纱单衣”的仿制。


这两件作品的仿制无疑将载入南京云锦乃至中国丝绸发展史册。


作为南京云锦木机妆花手工织造技艺的传承人,金文的贡献不可抹灭。


现代人对于南京云锦的了解甚少,市场上的南京云锦更是鱼龙混杂、良莠不齐。为了宣传、普及南京云锦知识,使南京云锦以一种活态形式出现在大众视野,是曾经皇亲国戚的衣物走进百姓生活,金文开设了南京云锦艺术馆。南京云锦艺术馆是公益性的,免费开放、免费讲解。使越来越多的人了解到南京云锦。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